當前位置:第一廣告網 > 行業 > 正文

“禁止”還是“疏導”? “N+1”提出市場發展新方向

2019-12-17 17:17????來源:第一廣告網??本站:www.rjiigs.live???責編:梁若如

年終歲尾,又是“返鄉人群”在“春運大潮”中體現力量的時刻,同時也是房屋租賃行業里“退租房、轉租房”的旺季。雖然近兩年“選擇北上廣還是小城鎮”一直是就業熱門話題,但是,即便北上廣不相信眼淚,每年仍有大批的“北漂”、“滬漂”為了夢想走進大城市。出租房也就成為了他們在陌生城市中的“家”,為了節約成本,他們往往會選擇與人合租的形式減少壓力。
 
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確定,要加大城市困難群眾住房保障工作,加強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大力發展租賃住房。房租租賃行業或將迎來重大利好。但是,發展的同時如何規范,仍舊是城市管理者要思考的問題。
 
疏或堵:對待“隔斷房”的不同政策
 
日前,北京等多地就出租房相關問題做出了規范。眾所周知,大城市租房成本往往較高,北上廣等地區更是明顯,合租房的存在降低了房租壓力。
 
在租住市場不完全發展的過程中,合租形態也在發生各種演變。目前比較有對比性的是規范化的長租機構運營的合租產品及散亂小中介甚至是黑中介運營的群租房。
 
長租機構運營的合租產品中,有一類是將符合一定大小、采光條件的客廳,改造成一間獨立房間再出租,即俗稱N+1隔斷間。與此相比,黑、小中介經營的群租房,往往將客廳、廚房甚至衛生間改造成多個房間再群租,居住人數較多,居住環境較差,存在著不小的安全隱患。
 
規范住房租賃市場保障租客安全,是相關部門的責任所系,也是行業不可忽視的責任。目前北京等地對于租賃市場的治理,尤其是隔斷間的治理要進行合理頂層設計,對比市場廣泛認可的機構運營的N+1與黑、小中介的群租房,更應該結合當地住房租賃市場的實際情況區別管理。在規范租賃市場的同時,思考如何構建更加包容的租房政策體系,因地制宜、因城而異,避免“一刀切”。
 
事實上,不同的城市地區對于N+1隔斷間的政策也確實并不一樣。例如,上海市政府辦公廳2015年曾轉發的《關于鼓勵社會各類機構代理經租社會閑置存量住房的試行意見》中規定,單套住房內使用面積12平方米以上的客廳(起居室),可以作為一間房間單獨出租使用,但餐廳、過廳除外。近日,上海市房屋管理局印發的《關于進一步規范本市住房租賃企業代理經租房屋行為的通知》中指出,“N+1”的模式將在上海延期至2024年,可見該模式符合上海當地的發展需要。無獨有偶,蘇州在群租房、隔斷房上的管理規定也采用了與上海類似的“N+1”模式,同時明確了具體的隔斷條件和建筑材料。該模式也已經在南京、杭州、武漢、成都、廣州等多地試水執行。
 
治理應平衡政策和民生
 
據了解,目前國內體量較大的正規房屋租賃平臺均已經開始嚴格按照國家及城市具體相關規定履行對群租房、隔斷房的治理。但隔斷拆除后的系列問題也逐漸浮現:租客需要面臨重新找房、搬家等一系列不便;剩下的其他租客擔心“少了一間房的分攤,房租會不會上漲”;房屋租賃平臺在拆除隔斷房后,可能會向不得不搬離的住戶提供一定補償,并且協助提供新的房源參考,但對于租客來說依然很麻煩。
 
隔斷間治理初衷,固然是為了解決安全隱患,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也需考慮租房群體收入水平和他們所期待的租住需求。若因治理而導致租房成本提高,令租房群體難以維持租住需求而不得不轉向黑、小中介,乃至私人改建的“群租房源”,其結果可能背離了治理的初衷。
 
有業內人士指出:應當本著“宜疏不宜堵”的原則進行隔斷間治理,要從發展的視角看,對于符合現階段發展需求的租賃形式,城市管理者更要思考的是在規范租賃市場的同時,如何構建更加包容的租房公共政策體系。不僅要優化租賃住房供應結構,也要有效緩解房源供給壓力、防止供需失衡造成的房租走高,為中低收入群體減輕經濟壓力并提供更加舒適安全的租住空間。除此之外行業運營者也會面對如何更好地平衡政策、房東與租戶之間的關系這一難題,作為正規的房屋租賃平臺在積極配合政策發揮其功效的同時,要思考如何更完善地為用戶服務。

內容頁廣告位二
內容頁廣告位三

關于本站?|?業務聯系[email protected]?|?免責聲明?|?隱私條例?|?版權所有?|?友情鏈接?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網絡110報警服務?|?12321垃圾信息舉報中心?|?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

版權所有 第一廣告網www.rjiigs.live

可信網站
誠信網站
百人牛牛投注技巧